P1110372  

櫻花柳樹下,流水潺潺,粉色京都,讓人容易在如夢似幻中,迷了路。

 

高瀨川清淺見底,潺潺流水與岸邊飛揚中的盛櫻導引我莫名前行探路去。起不想來時路,但高瀨舟在眼前出現時,讓我心一愣。

 

城市中的河川之於我,如同電車般,淌洋的川水如行進中的電車,我追逐著光影速度在旅行,也在人間四月天,找尋人潮以外,城市的新動脈。

IMG_1380   

嚴格來說,恬淡深幽的高瀨川並非真是條「川」,而是人工運河。

 IMG_0355.JPG

西元1611年江戶時期,京都富商角倉了以集資開鑿,最後兒子角倉素庵接手完成的高瀨川,在從二条一帶,引入鴨川河水,一路和鴨川平行往南,直至十条與鴨川會合後流經伏見,至宇治河來到大阪。最早曾以「新川」、「角倉川」命名,後因高瀨舟聞名,而以「高瀨川」稱之。

 

IMG_0358.JPG IMG_0370.JPG  

10公分淺川的高瀨川,以平底小貨船往來於京阪之間,將京阪山上的柴木送至大阪,再承載兩城市間的柴、米、鹽、炭等民生物資至京都,讓昔日的高瀬川曾是著名的貨物集散地,全盛時期有數百艘高瀨舟往來於川上,十分壯觀。

直至明治時代,隨著鐵路化等時空背景的轉換,船運功能逐也逐漸被取而代而没落,如今僅剩一艘高瀨舟寂靜停靠在「一之船入」,與舊跡陳述著歷史,另在舊立誠小學前有角倉了以的雕塑像。雖繁榮景象不再,但從川岸料理亭、咖啡館林立,多少能感受那昔日繁華。

 

 IMG_7064

 

再訪高瀨川,緣於思念而急欲查詢其歷史,卻意外閱讀森鷗外著名的《高瀬舟》一書。  

日本德川時代,當京都罪犯被判決遠島流放之刑時,即以高瀨舟載著罪犯到大阪後,再送至外島。在那交通不方便的年代,流放之人,從高瀨川啟程後,此生已難再重返故鄉,而除了被默許的親人同行,最多就是擔任護送工作的「同心」(日本江戶時代幕府的下級官員,負責維護城市治安的職責,類似於現代的警察)。

  IMG_7080

春日黃昏,小說主角之一的喜助因犯了殺人罪,而被送往外島服刑。搭上高瀨舟的他,沒有悲傷還輕快吹著口哨,負責護送的衛兵覺得奇怪而和喜助一聊後,才明白窮困的他,幫了自殺未隧、終年臥病在床的弟弟結束生命,而流放外島的他未來服刑時還能領受二百文當零用,這對窮困的他可說是一輩子也不曾擁有這麼多錢。

IMG_7077 IMG_7076

不勝唏噓的生命價值與金錢觀,《高瀬舟》描述著大時代下,貧苦小人物的悲慘人生,卻又像是成就這一椿美事的矛盾心情。

IMG_7061  

所幸,小說中那就此別離的心情已在絹潺流水中,重歸書中。

川旁也還真有家「高瀨舟」料理亭,而眼前秀麗的高瀨川則是美到讓人自此難別離。

P1290279 P1290277   

開鑿後的高瀨川,因應運送人、物資的平底船而陸續設置九個舟船入口,如今僅剩二条附近的「一之船(舟)入」,並於 1934 年指定為國家重點名勝天然紀念景點,為了讓旅人能在此神遊昔日風光,還特別仿古打造一艘「高瀬舟」,船上重現當年運載米、炭、酒樽物資等模樣,小橋、清淺溪川及石垣,讓歷史遺跡更添幾番韻味,而對面知名的「二条苑」懷石料理正是當年角倉了以的居所舊址。

 P1110365 P1110363 P1110354   

驀然間陷入寂靜,連時光都慢半拍。

幾分江南小橋流水與古厝的愜意,老厝、老街、老店,還有聞得書香味的老書店,河畔延伸過來的櫻枝開得燦爛,卻連盛櫻季節還能保有這份恬靜。

 IMG_0343.JPG IMG_0348.JPG IMG_0352.JPG IMG_0361.JPG IMG_0368.JPG IMG_0371.JPG  

或許是名氣增大,這幾年再訪高瀨川,季節祭典讓木屋通上的各式餐廳人潮熙攘;尤其在櫻祭時,霞飛狂舞中的櫻花、在春風與垂枝搖曳生姿,也讓陽光將波光粼粼染繪一抹胭脂粉影,京都大和風情在町家屋敷板塀間,悄悄展開。

 IMG_0337.JPG  

而白天顯得嬌柔百媚的粉紅櫻,到了夜晚,河岸的歡騰

在刻意的燈光打造下,宛如綻放中粉紅煙火,在天空迸裂朵朵令人神迷的繁花,璀燦而歡騰。

IMG_6608 IMG_6607   

季節的靈魂,即將在熱情的擁舞中甦醒,至於被時間悉心典藏的歷史,總以深刻而充滿韻律感的節奏,直攻內心。

 

沿著高瀨川散步,兩側風情常讓我猶若走入畫中,而深邃的老靈魂總不時敲觸著新靈感,教我學會用不同的眼睛、繽紛的角度,回頭去看看以為早以熟悉一景一物。

 

原來,這正是京都最讓人不捨的美麗語彙。

 

文章節錄自:對了,去京都吧!

高瀨川網站:http://everkyoto.web.fc2.com/report21.html

    愛莉西亞aLiC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