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寫到關於這14000年因火山爆發而意外形成的上高地,

有關交通、規劃、大正池及田代池可參考前文:

【長野縣】上高地: 人間仙境裡,看大自然作畫去(行程規劃&大正池~田代池篇)

【優惠票券】上高地・乘鞍・松本 2DAY乘車券:大自然療癒的超值票券

從田代池出發,沿著梓川,

梓川中心小島將川流分成左右兩側,

而興建田代橋、穗高橋兩座連結的小橋,

這時也代表離最熱鬧、最具代表的名景點〈河童橋〉便不遠了。

Klook.com

 

 

這一帶除了靠近主要車道的帝國飯店外,

渡過田代橋、穗高橋後,川左岸林立各式飯店,

以上高地溫泉飯店、上高地Lemeiesta為首,

一路來到河童橋旁的白樺莊,20~30分鐘的路程,

集結最多景觀住宿,坐擁極佳位置,

費用雖然相對高些,但就交通、景色、服務其實頗值得一住。

 《田代橋、穗高橋~河童橋》

1998年竣工的田代橋、穗高橋,

從橋上望向兩側,清澈無比的水流,夾在落葉松、絲柏林之間,

天晴時,陽光閃晃在碧藍透亮的梓川,

如自遠方殘雪一帶揮灑下來的透明藍彩帶,

連旅館都不嫌礙眼,反成了山間秘境裡的人間味。


連雨天也另有一番山嵐環繞的新風景。

方才走過那幾乎被密林包圍的小徑,

不時左顧右盼擔心熊是否真會出沒,

此時來到寬敝的川岸邊步行,人群逐漸聚群,

各飯店的餐廳、商店裡,各式美味的麵包、甜點,

頓時寬了心,心情輕鬆,肚子也跟著餓了起來。

這段路程大是是聚集最多觀光客的路段,行經飯店聚集處後,

英國傳教士Walter•Weston石碑出現在左手側。

雖說早在明治時代前,就曾有越中富山的僧侶播隆因山岳信仰,

而登上周邊的槍嶽,但真正讓上高地知名大開的,

則是在明治時期先有英國冶金工程師William Gowland登上槍之嶽,

並在媒體雜誌中以“日本的阿爾卑斯山(Japan alps)”形容他眼中所見,

爾後受派來日本的英國傳教士,同時也是登山家的Walter Weston,

他也征服了日本各著名山峰,包括也登上槍嶽後,

在其著作《日本阿爾卑斯的登山與探險》一書中詳載上高地及周邊群山的美景,

讓這裡自此被世人所知,逐漸成為登山客的新天堂,

甚至一度還成為著名高原牧場,也因此至今立有其碑像,

感謝他的宣揚,每年6月還為他舉辦“Weston祭典”。

1927年時,則因日本大文豪芥川龍之介在新發表的小說《河童》中,

以上高地、河童橋作為書中舞台背景,

隨之這裡又接連因入選“日本八景”、天皇家族來訪等一連串新聞事件,

讓這裡知名度廣開,自此躍升為日本人心中的旅遊聖地。

行經Weston像後,再次轉進森林小徑,

這段路極有意思的在於山間野猴最常出沒在這一帶,

先是看到一隻時覺得興奮

(但建議不要一直直視這些野生猴,會讓牠們以為要攻擊),

想拿起相機正有些猶豫時,眼前出現的居然是數隻野猴,

可是完全忽略人類的出現,正自我前方大搖大擺地橫行在路中間。

不一會兒,人聲漸清晰,河童橋到了。

這大概是全程相對最多聲量、人群最多的地方,

但絕對也不至於吵雜,只是因觀光巴士多數直達此處,

放行遊客在此自由活動。

何況眼前的風景,教人佇足良久也是合理。

木造吊橋的河童橋,極喜歡六月初夏來訪,

從橋上望向上遊,

前方群峰林立,西穗高嶽、奧穗高嶽、前穗高嶽、明神嶽等高度3000公尺以上的群山聳立在眼前。

往另一側的下游處,一側是燒嶽為首,一側是成排的落葉松林,

秋日前來,遇上好天氣,

透藍的梓川與閃耀著金黃色光芒的松林,好生夢幻。

這裡是健行步道主要的休息路段,餐廳小吃談不上什麼精緻美食,

但巨大可樂餅、蕎麥皮餃子倒也填飽一路步行來的體力。

一旁便是露營區,而這裡的路段,極為親近川流,

走到下方砂石區,手好奇一伸,

六月的東京已開始襖熱難耐,這裡的川水卻仍寒凍著。

《河童橋~明神池、穗高神社奧宮》

今年一個山梨縣工作後,臨時給自己安排一段松本小旅行,

梅雨季節來訪,實在感老天這麼爽朗的天氣,

站在河童橋這最佳視野的展望台,天地色彩分明,

即便太陽很大,溫度依舊低得超乎夏季的想像,微風輕吹,

臉接收到的是一陣寒意的涼。

而一直以為先前秋日的美好,

意外發現初夏的上高地,有著我喜歡的活力及鮮明的色彩。

後來跟案內所人員聊了,才知這裡的梅雨原來較東京晚1-2周,

所以我前來的六月,正是新綠初長、殘雪亦在的最美季節,

另外十一月也是他們極力推薦的月份,

因正是落羽落轉澄黃的最美時刻,

我兩回十月來訪,也極為喜歡。

多數人將河童橋作為上高地健行終點,

其實若尚有體力,極力推薦往返明神池。

況且這裡還是上高地最早開放的地區,

以明神嶽山底及明神橋為中心。

不過,從河童橋沿梓川往上游得步行1小時來才能達的明神池,

因沒有任何交通工具,最多就是從川流的另一側返程,

因此最好預留至少2-3小時。

但極推薦原因,不單單是明神池的風光、奧社的魅力,沿途的川水與森林所構成的風景,更讓我驚艷不已。

步伐跟著川水的韻律走跳,不僅變化的步道走來有趣,

這段路更讓我第一次察覺,原來光是水色,就如此之豐富,

各種關於藍的色票,加入梓川的透淨,

深深淺淺,那似乎在色票裡找不到的驚喜,

在這段路全都收藏到了。

 

進到明神池前,先在穗高神社奧宮參拜。

穗高神社總社位於長野安曇野,為了感謝神明賜予的收穫,

每年秋天整個安曇野地區都會舉辦「御船祭」祭典,

坐在平安時代的船隻上遊行,紀念靠捕魚為生的航海部落安曇族。

充滿自然禪意的奧社,則在每年10月8日舉行的例行大祭。

這裡社殿雖極小,但也不知是因位處深山內,

又或一方淨土,總覺得能量特別強,心靈也特別平靜。

付了參拜費用,進入明神池,

這裡是傳說中的神降之地,而有〈明神池〉之名。(傳說神明正住在那山頭)

一路自大正池步行至此,每一處都自有迷人之處,

若說大正池帶給我的是胸懷的開闊,

田代橋則有種視覺豐盛的迷離感,

至於來到河童橋上,高山雄岳在眼前的震撼,讓人驚艷;

而來到明神池後,心靈反而逐一回歸平靜,

因這裡不但景色幽謐,一池、二池,一大、一小的池面,

平靜無波,倒映著天光山色,

及聳站於眼前的明神嶽,頓時安了心,開拓了視野。

山嶽常年湧出的伏流水,沒有受污染,

與沿途梓川色澤截然不同,

一抺湖水綠的池水,看來如這裡帶給我寧靜沉穩感,

但卻極其清澈到連蔚藍的天空色彩都清晰到可以在池面上作色,

與環繞湖泊的熊竹草,形成一種自然不修的美。

裡面的二池,點綴在池水間的石組,

如日式庭園裡的山水石景,婉約典雅,

卻不似人工刻意裝飾,一種細膩與率性融合下的美,

就當作是上帝的傑作吧!

位於外側正對面明神嶽的池面,擺放著平安風格的船,

應是每年10月8日舉行的例行大祭典中,

用以裝飾平安時代風格飾物的船,

對應著池水的靜,視野的享用卻意外讓心情澎湃。

旅行真是想法的軌跡在不同的月,心境截然不同。

對於上高地,我喜歡花更多時間步行,卻不急著走完它,

因擦身而過、回眸一望,

常是一幅讓我視覺及心靈同時驚艷的美圖。

再往深山內,可來到登山客天堂的德澤區,

步行一段時間,擔心自己體力,

加上與其匆忙趕回,不如選家飯店好好來份下午茶。

就這樣,即便光今年來了兩回的上高地,

還是僅停留在明神池,

站在明神橋上,望著上下游風情,

風的觸感,再度啟動接收大自然裡美而充面奧義的神經。

上高地對我而言便是如此,即便在在來訪,

風景卻如流動的雲彩與川水,瞬間都有新風景,

既然風景隨時都在,走到哪裡都好,只要大自然繼續變化著。

附帶一提,2016年日本制定新國定假日《8月11日~山之日》,

其啟動儀式被選在不靠海的長野縣上高地,並特立紀念碑。

交通:前往上高地的交通方式,

除了自東京、名古屋有直通巴士外,通常都選擇由松本或者高山進入。

從「松本」進的話,除了少數班次可從松本巴士總站搭乘,

多數都得先從松本站搭乘松本地鐵到新島々站,再換巴士進去上高地。

可搭配〈上高地・乘鞍2DAY乘車券〉 。

從「高山」進的話,則必須搭至平湯溫泉總站後,轉乘上高地巴士進入。

開放時間:每年4月中~11月中(請參考每年官網公告) 

 

    愛莉西亞aLiC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