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訪佐賀縣,為的就是趕快10月底結束,由teamLab在御船山樂園所打造的神明居住的森林/A forest where Gods Live】光雕展。

武雄溫泉市區不大,加上高樓層建築極少,不論走到哪裡一抬頭,便可見蔥鬱常綠的御船山。

相傳是300萬年前自下方有明海因地殻變動所隆起而形成的御船山,標高僅207公尺,不算高山,更無法以雄偉形容之。

但從樂園這一側看上去,山形優美,斷崖面有如中國山水畫。

當年以神功皇后從新羅(現朝鮮)回來搭乘的"御船"之名來命名,但今日從鄰近的慧洲園、武雄圖書館側仰望山峰,倒真有"御船"之形。

不但是佐賀武雄一帶的象徵,由第28代鍋島藩(江戶時代佐賀縣)藩主鍋島茂義下令建造的「御船山樂園」,更以御船山為背景,在山麓15萬坪的腹地內,透過作庭的巧思創造山勢的美感。 

 

 

 

當年從京都找來幕府御用的狩野派(可參考文末註解)畫師繪製草圖,借景御船山,並以中國山水畫為概念,花費3年終於1845年完成廣及15萬坪的池泉回遊式庭園,並取名「御船山樂園」。

藩主鍋島茂義自身也學習狩野派,並以「皆春齋」雅號留下許多作品,因此對於造園、作庭自己其獨到見解及美感。

從入園起,往右側小徑繞著泉池而建的庭園,因腹地廣,沿途叉路不少,還得跟著指標才不會迷路。

以入口泉池為中心,這也是此回teamLab以【神明居住的森林/A forest where Gods Live為題的光雕展中,

1個作品《Drawing on the Water Surface Created by the Dance of Koi and Boats應是這回17個作品中,名列前三名我很喜歡的。

跟著魚群游、如錦鯉的光雕隨著靈活躍越其在池面,聲光、樂音外,與後方光影投射的御船山、山谷相互呼應的光之色彩,正手忙腳亂、不知如何留存這奇幻景象的同時,突有白衣人乘舟划漿,緩緩前行。

泅泳在池內的魚群、跟著魚群舞動的聲光魚形拉起池面的炫爛光網,跟著樂音不斷變化、交織著極其繽紛的光影色彩,讓人目不暇給。

只可惜這黑暗的天色、貧乏的攝影技術,流動的自然、光影韻律怎都拍不起、更別提錄影,只留下一張勉強看得出形的模糊照。

 

Klook.com

 

御船山樂園最熱鬧的季節色彩則落在4月的春櫻、5月初的杜鵑花開及紫藤,還有11月的紅葉期間。

可惜是兩回來到武雄,一在冬日,二是夏末初秋,白天前來,沿著小徑,園內綠意盎然,倒是兩側楓樹夾道,往山谷方向,櫻木滿園,足以想像春櫻、紅葉時期的迷人模樣。

 

Klook.com

 

 

 

2號作品便以Resonating Forest –Cherry Blossoms and Maple》,以竹製彩色如燈台開始,一路從楓樹林,經過茶屋往上。

右邊是杜鵑谷,左邊大片便是櫻花並木,當訪客行經時,光的色彩與樂音變會隨時變化,並傳遞至鄰近的櫻並木、紅葉道,甚至是杜鵑花田等等,彷彿走進奇幻的森林裡,

鮮艷的紫、紅、綠、藍等燈光時光熄滅,時而變化著幻麗,既真實又虛幻。

 

Klook.com

 

而進入花田山坡前,交叉路前小小的幻花亭茶屋是17號作品《EN TEA HOUSE》(此處園內標示錯誤,寫成15號)可別錯過。

茶屋提供冷泡(水出し)綠茶及柚子綠茶。

在外頭付了錢,領取盒裝茶葉後,便等候進入茶室交給服務人員沖泡成茶。

在漆黑無燈光的茶室裡,以透明茶碗冷泡的茶,一放置桌上後,隨著品茶人拿起茶碗,桌面變出現一朵朵盛開中的花朵。

移動時間愈久,花開花落,在桌面上留下一片片散開、散落的花瓣。有趣的在於,當你移動茶碗的位置,跟著移動的感應也隨之變化,一點淘氣心,忍不住亂移、手亂點桌面,瑰麗而多彩的花朵,片片花瓣漫舞在黑暗中,呼應了作品精髓,那無限綻放的光彩下,其實反而讓人有些捨不得離開這璀璨了。

 

Klook.com

 

離開茶室,建議可先別急著走到作品2號的廣大範圍,因繞了一大圈,發現應自茶屋右側小徑來到第二入口處,往上爬坡朝第7, 8, 6, 5的作品順序,才不會在黑暗的園內找不到路或漏掉作品。

6~8號作品分別為《Split Rock and Enso》《Sea of Rocs of Oblivion》《Abstract and Concrete-Forest Entrance》。

6號以禪學中的一筆畫圓(日文中的”円”)、7號由則由20個小石岩群規律地閃著光,當訪客一接近,光轉強,音色也跟著振響。

而8號作品則以綠色光的網狀編織成森林的入口。不過這3個作品光線暗,特別是7號,回頭問了工作人員,才發現原來一旁的小石群是作品處。

5號作品《Ever Blossoming Life Rock》以偌大的巨石為舞台。

不規則的苔岩形體上,依一年期間這地方的四季花卉輪番在岩石上花開、花落。

這作品雖似曾相似,但看了說明,果然會因地方不同,季節花卉不同,投影形體而不同等,而呈現出這片土地真實的幻想,與季節的流轉,非常有視覺張力。

遠遠就望見一道白絲瀑布,卻因園內太暗,繞了一大圈才找到入口處的9號作品《Universe of Water Particles on a Sacred Rock/#神さまの御前なる岩に憑依する滝,同樣是此回展出作品中,名列前三名我喜歡的。
錄製一段小影片:https://www.facebook.com/aliciaismejp/videos/2133235413605927/

team Lab的瀑布形式在許多美術展館或商場都常見到,我自己最少最就看過五回以上這形式的展覽,但卻是第一次結合戶外大自然。

老實說,前一刻在遠處見到一縷白絲水瀑時,當下才在想是真水瀑還是作品,因在日式庭園中,水瀑也算司空見慣的設計。

待我站在前方,原來正如作品名,以園內巨石為水落地,上方投影而成的水瀑流至岩石時,

散發的水氣、霧氣,與石隙間激起的小水花,著實讓我驚艶到其細節的處理與動態的逼真。

望著一股腦向下奔騰的瀑水,彷彿水氣的涼清、負離子的能量,全都接收到了。

御船山樂園的觀光海報中,定番名景便是春末初夏、百花齊放的杜鵑谷,

紅、白、粉紅等色彩斑斕的杜鵑花形如倒扣的研缽,沿著山坡綻放在御船山下,包括久留米、平戶等不同品種高達20多萬株。

因樹型加上沿著山谷高低栽植,遠看有如一球球的冰淇淋,好可愛。

而這綠油油季節前來,以Life is Continuous Light》為題的第3號作品,雖然拍/錄不出現場光的舞動,但也名列我十分喜歡作品之一。

不以燈色變化為訴求,單一白黃燈色,透過訪問者一接近時,強勁力道的光速便沿著一排排如梯田齊列式杜鵑樹,傳遞光的舞動。

錄製一段小影片:https://www.facebook.com/aliciaismejp/videos/239470210244977/

有如山谷的回音來自四面八方,簡潔卻有力道,與花開的柔美呈現截然不同的氣勢,著實震撼,呼應著前方御船也,

也是4號作品《Resonating Mt. Mifuneyama》,更認同生命本該就是連續的光,沒有停歇。

往展望台經過10號作品《Memory of Continuous Life》,連續的光波變化著色彩,在樹林打造一條彷如連續生命的記憶通道,一路指引至園內的制高處「花見台」。

從「花見台」眺望園內,依人群移動而不斷閃爍、變化著光源大小、色彩的腹地,

讓人如走進光之森林,迫不急待尋找何時小精靈將現身。

 

從展望台下來後,繞個彎,第11, 12號作品《Cut out Continuous Life》-森之天井、森之道兩個作品其實相連一起,綠色的光雕投影在高大林木徑道,老實說第一眼讓我心一震,有點嚇到,一點詭異、一點奇幻,讓人像是誤闖叢林,甚至有點進退兩難的猶疑心都油然而生。

但也不得不承認,這作品確實很棒,運用御船山樂園裡難得的高大林大,一路往下的崎嶇岩階,創造一個神祕森林的通道,不論是隱喻或視覺都極其精彩。

像是生命的三部曲,從杜鵑谷的連續生命、森之道的停止運轉,再來到13號作品《Rock Wall Spatial Calligraphy, Continuous Life –Five Hundred Arhats》,透過岩壁的書道投影,表達出生命的延續與再生,這讓我聯想到雲門舞集作品中,我極喜歡,以中國書法入舞的經典作品「行草三部曲」。

御船山樂園雖是完成於1845年,但其實早在1300年前就有名僧“行基”入山修行,並安置阿羅漢供奉,今至仍在園內留有五百羅漢,地點就在御船山樂園飯店的後方山坡處。

而這作品便以五百羅漢上方的天然潔白巨岩為書畫軸,筆墨律動投影抑揚頓挫、行草如舞者的肢體般,變化著豐富的書道,也詮釋美曼的語言。

白天一時沒注意,未走到這裡,晚上沿著作品序號,才發現下個作品從這下了長階梯,拐幾個彎,居然就回到飯店處。但天色實在太暗,忍不住隔天用完早餐後,再循線走訪這處,才清楚看到巨石早因已年代久遠,上方佈滿青苔與樹木,與夜晚藝術投影後的模樣截然不同呢!

不過要說唯一的缺點,就是動線不夠清楚,加上園內照明燈光不足,工作人員也很少,所以常得一邊開手機的手電筒,一邊確認目前所在位置及對照作品DM,加上標示錯誤,因此錯過了第15號作品(因園內第15號標示為茶屋位置),以廢墟湯屋裡住的生物們《Graffiti Nature-Living in the Ruins of a Bathhouse》作品。

這作品看了解說,有些類似過去水族館作品,由參觀者自行繪製生物後,透過掃描,融入至湯屋裡的各種變形與趣味。可參考先前在大分美術館寫的文章。

也因為幾度繞來繞去,問了工作人員又難以指出正確方向,加上許多作品都讓我們留戀許久,原想白天都先走過一輪,應在1,2小時就可看完回飯店,居然來到園內的關門時間。

也在離開後,才想起白天位在泉池左側的「萩野尾御茶屋」邊,以各色塗製的竹簾作品也未見到,才又再度進園,匆忙看完。(但此非列入作品)

茶屋旁的大紫藤,樹齡推測有170年,夏秋前來,雖無法見到其宛如迷幻紫瀑的模樣,但依舊非常壯觀如涼亭呢!

至於第16個作品《Forest and Spiral of Resonating Lamps in the Forest-One Stroke》就位於「御船山樂園飯店飯店的大廳,而這也是此回選擇入住這飯店的原因之一。

正如作品標題,四面壁牆改以鏡面,空間中自天花板高低懸掛如燈籠的LED燈具,在鏡面牆的反射及映照,營造出一個似真似假,迷宮般的虛幻空間。

人遊走在一具具的燈籠附近,燈光便隨著感應而發光,並發動其他燈光的連鎖照耀反應,幾分台灣平溪天燈的夜晚燈籠飛昇上天的壯麗模樣,但人卻是置身在其中,與作品產生共鳴、共振的互動。更大多分享文可參考另一篇飯店介紹之文末部分。

【佐賀縣】御船山樂園飯店:坐擁最美自然庭園裡的一期一會:佐賀牛A5+暖心泉湯+設計旅宿

已被指定為日本國家登錄紀念物的【御船山樂園】,想必當年藩主看上的便是這山麓下既壯麗又迷人的恬靜自然風光,投人心血造園,細膩的設計,讓當年的私人別墅庭園,今日不同季節前來,皆展現不同的花海風貌。

即便我在綠油油的季節轉換期間前來,《神明居住的森林》光雕展再次連結昔日的庭園、今日的技術,透過美學藝術,讓視覺飽覽無極限、種種創意的可能。

堅持保持自然的姿態成為藝術的一部分,teamLab為御船山樂園的Digitized Nature」的確是我拜訪過他們在美術館、商場等不同展場、形式作品中,最棒的一回。山脈、巨石、岩石洞窟、森林、庭園花卉及茶屋等成了藝術展現的舞台,創造生命連續、延續的形形色色,也在聲光、音色等無限動態下,重組生命的多元表現,老實說,。

這次teamLab在御船山樂園展出的《神明居住的森林》光雕展僅至2018年10月28日,也建議前來時,不妨先透過官方影片看一下作品,網站說明僅日/英文,也希望純屬個人觀感的本人也可作為一個前往看展時的一些參考。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jUCKHjtMV0

https://www.teamlab.art/jp/e/mifuneyamarakuen2018/

 

註:狩野派(かのうは)活躍於日本15世紀的室町時代中期~19世紀江戶末期的職業畫家集團,以狩野正信為始祖,並在其子狩野元信集大成,特殊之處在於這是以親子、兄弟等血緣關係為主軸的少有畫派,世世代代均為幕府的御用畫家,從足利幕府,歷經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及德川家族,長達400年的繪畫歷史,常可在許多皇室的城郭屏風、寺院等障壁畫、扇面看到其作品。

狩野派以中國水墨畫的題材、用墨技巧及挺拔筆勢融合日本大和畫的絢麗裝飾,其特徵看似線條明快、作風粗獷,但實而展現細膩條線,讓筆繪的山水、人物又或花鳥均呈現美輪美奐,甚至是金壁輝煌,幾分日式工藝與中國美術融合後的獨特畫風,也影響日本近代畫家甚至,包括後來知名的琳派、寫生派多受其影響甚多。

 

御船山樂園

地址:武雄市武雄町武雄4100

電話:0954-23-3131

時間:8:00~17:00(季節/活動不同會有所變更,11月賞楓季節為17:30~22:00)

入園費用:大人400日圓、小學生以下200日圓(入住御船山樂園飯店及竹林亭可免費入園)

交通:從JR武雄温泉站(南口)搭乘嬉野線公車,於「御船山樂園」站下車即是(若入住園內飯店有提供來回接送各一次服務),或計程車5分鐘,步行30分鐘

註:同樣位於南口方向,與武雄神社平行的「御船山樂園」、「慧洲園」則隔著御船山,在山的另一側,得沿著國道35號、再轉34號才能來到。

網址:https://www.mifuneyamarakuen.jp/

 

《神明居住的森林》光雕展
會場:御船山樂園、御船山樂園飯店大廳

展期:2018年7月19日(四)~10月28日(日)

活動時間:共兩入口處。依季節月份不同而有所調整,

9/10〜9/30第一入口(巴士正門) 19:00〜22:30、第二入口 18:00〜22:30

10/1〜10/28第一入口 18:30〜22:30、第二入口 17:30〜22:30

入場費: 大人1200日圓、國高中生800日圓、小學生・學齡前兒童免費入住御船山樂園飯店及竹林亭均含入園門票)

官網:https://www.teamlab.art/jp/e/mifuneyamarakuen2018/

 

    愛莉西亞aLiC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